汉君民间网络智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导航
查看: 6341|回复: 0

马占军:对中国治理腐败问题的探究

[复制链接]

19

主题

19

帖子

59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59
发表于 2015-6-27 17: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历史周期律与中国现实

      得民心者得天下。一个朝代兴起,其创始者必然把自己的建国理想与天下百姓利益相结合。因此,大凡朝代的建国之初都显示为基本的政治清明状态,用现在的话说与百姓有着一定的亲和力。然随着朝代年深日久,统治者的更新换代,统治者的成分和性质发生了变化,其与百姓之间的关系也就发生了不可避免的两级分化。此时与百姓利益相结合的关系就已经演变成了与具有统治能力的强者的利益相结合,百姓变成了被统治的对象。这样统治者就从与百姓利益相结合者蜕变为集体腐化的凌驾于百姓之上的特权阶层。此时清明时代就被总体腐败所取代了。于是腐败兴起,腐败也就自然成为了统治者的一种常态。

      就此一个历史周期律律产生了:【反对腐败统治——打败腐败的统治者——清明的统治时期(腐败程度最小时期)——国家的繁荣期(集团腐败势力兴起)——对腐败的忍耐期——反对腐败统治。】
      对照上面的周期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领导层已基本换了三代。原来的开国领导层来自基层和与基层有着鱼水情的现象已经基本不存在。现在的领导层从县到中央都出现了严重的脱离基层的现象。这一点从各地政府部门的高楼大厦;官员的出入阵列;享受标准;日常人际关系就可以清楚的得到印证。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说他们心中还有着为人民服务的意识与信仰,那这些意识与信仰的脆弱程度也是可想而知的。何况还有改开以来的资本思维的冲击。这些已经脆弱了的为人民服务意识和信仰在物欲横流和纸醉金迷的大环境下,还能残存多少?

         用周期律前四个时期【反对腐败统治——打败腐败的统治者——清明的统治时期(腐败程度最小时期)——国家的繁荣期(集团腐败势力兴起)】来形容中国从革命到建国后六十年的历史经历恰如其分。

       此时笔者不能不说目前的中国还处在周期律的范围内,中国还没有跳出历史周期律的魔咒。然这并不意味这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能跳出历史周期律的魔咒。通过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至今的三次反腐浪潮,我们会发现开国领袖毛泽东早已经为我们建立了一个完整的跳出周期律的体系,只是我们自己在改革过程中自己毁掉和荒废了这个体系。

二、中国的三次反腐浪潮

※ 第一次浪潮——毛泽东时代的反腐。
         说道腐败,在中国 历史上各朝各代的开国者基本都能顺应民意革除前代的腐败和尽力避免自己的腐败。因此历朝历代的开国时期都是各个朝代最清明的时代。这几乎是各个历史时期的共性。这个共性的产生与开国者在打江山时能够把自己的利益与百姓利益相结合,或者干脆开国者就是来自百姓息息相关。同时每个朝代的清明时代的长短也与开国领导集团是否能够及时刹住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使开国者不至于迅速蜕变为腐败者息息相关。
         新中国毛泽东时代无疑也具备了这一历史特性,同时也有着毛泽东时代独有的特点,即毛泽东及其领导集团成功的在中国进行了新民主主义革命,革除了半封建半殖民地在中国的残余统治,开创了中国社会主义时代。在这一过程中,他们普遍树立了崇高的国家理想和党派信念。这使得毛泽东及其领导集团具备了历史上任何朝代都不具备的生命力和抗腐蚀能力。
        然而和历朝历代一样,新中国的统治者即使有了理想和信念的约束也不能完全杜绝腐败的产生。“据不完全统计,到1952年1月,全国共查出贪污旧币1000万元以上的贪污犯10万余人,贪污的总金额达6万亿元,对有严重贪污行为的罪犯,判处有期徒刑9942人,判处无期徒刑的67人,判处死刑的42人,判处死缓的9人”。而张子善刘青山(级别相当于今天的厅级干部)就是在这个大环境下产生的案件。面对这样的局面,毛泽东以张子善刘青山案为典型,在全国范围内向开国者们敲响了警钟。可以说从这件事的处理上,毛泽东成功避免了开国者在开国之初就迅速变质和脱离人民恶性循环。但从这件事上我们也看到,光有理想和信念,并不能真正防止腐败。必须建立起百姓真正当家做主的国家制度,使得理想、信念与制度相结合,才能真正防止和杜绝腐败。毛泽东及其领导集团也看到了这一点,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制定,这标志着百姓真正当家做主的国家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全国的正式确立。从此以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为执政基础、以人民当家做主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为保证,以严格执法(依法治国)为手段的三重防腐堤在新中国开国之初基本建立。毛泽东从此开创了30年的中国历史上最清明的时代。
       可以说毛泽东时代的反腐是中国历史上最成功的,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清明的。他不仅开创了一个时代,也为中国以后的反腐之路奠定了基础。用毛泽东的话说“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 第二次浪潮——朱镕基时代的反腐。

         然而时间到了80年代,中国迎来了经济改革。中国的经济改革给中国带来了国力的上升,人民的生活改善。甚至为中国的崛起打下了基础。这固然是改革的好处。但中国的改革有一方面又使得一切都转为以经济为中心中来。换句话说,就是过去的执政理想和信念实际已经被唯经济至上所替代。“黑猫白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等同于了“为人民服务”。于是对金钱的追求成为官场时尚。商人、资本家、官员(统治者)打成一片。一时间,车子、房子、票子成了官场追求的目标。官场几乎成了一张用金钱编织起来的大网。朱镕基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接任了国务院总理。
       朱镕基湖南长沙人,1998年~2003年期间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任期间,雷厉风行的高调论反腐。“他对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艰苦性和复杂性有着清醒的认识,始终抱着决一死战的信心与决心。因此,才有他著名的“棺材论”----查处反腐败要先打老虎后打狼,对老虎绝不能姑息养奸,准备好100口棺材,也有我一口,无非是同归于尽,却换来国家的长久稳定发展和老百姓对我们事业的信心。”
    朱镕基在任期间打掉了省长 省委书记(包括副的) 总共是17名;中央部长(包括副的) 3 ;名中央人大副委员长 1名;其他腐败官员又何止成千上万,其中最让中国人记住的恐怕是远华大案,单就这一个案件就有300多人被判刑。在朱镕基时期,朱镕基所到之处便另那里的贪官胆寒,各地的腐败官员谈朱变色。可以说在朱镕基时代,中国官场的腐败出现了暂时性的收敛。但在朱镕基卸任后的不到十年间(2003~2012年)中国的腐败极度泛滥,大有腐败亡国之势。

※※※第三次浪潮——习近平时代的反腐。

       2012年末,在一片腐败亡国声中,习近平成为了中国第三代(有的说是第四代)领导人。在短短的两年多里,习总就力挽狂澜,把一个充斥着腐臭的中国官场打理得肃然有序。成千上万的贪官被揪出,老虎、苍蝇纷纷落马。治理腐败初见成效。习总所做到这一切的方式基本分三种:a、把权利关进笼子里,即从制度上限制官员权利的滥用。先后出台了八项规定、六条禁令。b、依法治国。大力推行从中央到地方到军队的全方位反腐行动。c、大力推行中央巡视组制度,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全面的监督审查机制。

       可以说习总的这些手段立竿见影,反腐效果大快人心。习总因此得到了全国人民的一致拥护,人民亲切的称习总为“习大大”。

       总结朱镕基和习大大时下所采取的反腐手段,笔者认为基本还都停留在单一的以权力治理权力的基础上。尽管他们的反腐力度和所用心思都远超毛泽东,但其效果恐怕都不如毛泽东。笔者如此断言,无外乎毛泽东时代所建立起来的可以“跳出历史周期律”的三重防腐堤,已经在改革的浪潮中被形同摧毁了两道,即信仰的普遍缺失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形同虚设。这就是说朱镕基时代和习大大时下的反腐都是在权力出现了信仰缺失和缺少人民参与监督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形同虚设)状态下,用单一的以权(官)治权(官)的“依法治国”来进行的。这就意味着当反腐的权力发生改变或者力度减弱时,腐败就会像洪水一样卷土重来。所以只有重建已经缺失了的信仰和真正贯彻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从而健全三道防腐堤才能从根本上治理腐败。

三、如何重新建全三重防腐堤。


      在三重防腐堤中,依法治国目前是实行的最有力的一项。而需要健全的是三重防腐堤中已经缺失了的信仰和形同虚设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真正贯彻实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说道缺失与形同虚设绝不意味这完全丧失。毕竟中国目前还有一大批向习大大、王岐山这样的人物。因此中国还有希望,这也是笔者写这篇文章的意义所在。
       面对中国共产党还未完全缺失的信仰。就要积极想办法使其保住和具有强大的生命力。而保住和使其具有强大生命力的办法也无怪乎建全有效的对权力的制约机制和监督机制。       制约机制就是依法治国。这一点无需更多笔墨,这是当今实行最有力的部分。
       监督机制目前不能不说没有,也起着作用。比如从上到下的监察体制;以及这些年新形成的中央巡查制度。但这些都停留在以权制权的层面,其弊端是有历史明鉴的。所以要想从根本上治理腐败,还要寻找以权制权之外的监督制度。人民代表大会的选举监督制度就是这样的制度。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人民可以自主选举出那些心怀为人民服务(信仰)的官员来做事。同时人民也可以对官员行政作为实施监督。这样就保证了官员始终来自于人民,贴近于人民。也保证了官员不变质。更保证了官员的心中始终装着为人民服务的信仰。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从根本上打破了几千年来的以权制权的弊端。因此可以说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真正能防止腐败的制度。

       然而正如信仰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出现了缺失一样,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也几乎被形同虚设了。人民代表几乎成了终身连任制和政府任命制。笔者在几年前就做过关于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制度的网络调查,虽然没有大范围的铺开,但就参与者所反映的情况而言,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某些地方确实存在形同虚设,从网友对此冷淡的态度而言,人们似乎对这项调查没有热情。结合笔者自己的亲身经历,笔者认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一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建立起了伟大制度被形同虚设不是妄言。

      所以面对当今中国的现实,人民代表大会制度面临着彻底的贯彻实施。这一彻底贯彻实施不需要冠以“改革”的名义。而只需要把现有的制度真正落到实处,真正做到让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够认识到自己是国家的主人,都能够认真的参与进人民代表大会的选举和监督中来就足够了。
※※重树信仰任重道远

      面对信仰的缺失现象,我们除了对那些部分还拥有信仰的权力加以制度上的监督和法律上的制约外。我们必须思考的是在社会层面重新树立信仰的问题。

     毋庸置疑,信仰是一个民族、党派、个人的精神灵魂。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党派、个人是没有希望和前途的。可以想象一个民族、政党、个人如果失去了信仰,那么他们也就剩下了对眼前利益、权力、金钱的物欲追求了;此时,道德的沦丧、人性的麻木必然会一齐涌来。纸醉金迷、物欲横流便成为了社会的特点。而这些反应在权力上就是权力对信仰失去了忠诚,腐败的发生也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此时对腐败的治理再如何杀伐果决,也只能是去其表而不能解其里。而只有使民族、政党、个人及其他们所掌握的权力,重建对信仰的追求才是最根本防腐之路。
      信仰是一个人的人生最高追求和目标,和一个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密不可分。而这些都是需要从人的少年和青年时代培养建立起来的。而我们也知道少年和青年是国家的未来和希望。所以对信仰的重建必须从少年与青年你抓起。
      笔者观察我们的教育,已经死板到了一切唯分数论的地步了。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家长和学生心中只关心分数而不关心其他。学生对社会、国家都缺乏正面的关心和了解。学生学习最大的目的就是高考上大学,或者再进一步就是找一个好的赚钱的工作。而问起他们有什么理想(信仰)吗?大多都一片茫然。这就是我们教育的现状,虽然目前国家已经对教育实施了改革,但唯分数论的弊病还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
     针对这些笔者认为,必须从小就让中国的孩子们知道为什么读书。必须把学生的学习成长过程与中国的现实发展及其国家面临的困难相结合。让他们从小就了解社会,了解国家。也许给他们灌输为人民服务和共产主义理想(信仰)还显得空洞和无法贴近他们的现实生活,那么结合社会实践,给他们从小灌输最朴素的“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信念总是贴合实际的。其实只要我们的孩子们心中有了“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信仰。那么离共产主义的信念也就不远了。

      当然信仰的培养是急不来的,你不可能让一个道德沦丧、人性麻木的,一心追求纸醉金迷的人树立起崇高为人民服务你的信仰。信仰的培养是需要我们付出一代人的努力,他可以是十年、二十年。总之他是一项浩大社会工程,任重而道远,但建成之日,中国将焕然一新。

结语:本文从中国是否能跳出历史周期律为切入点,围绕中国的腐败与治理,从信仰、监督、制约这三个毛泽东时代建立起的三重防腐堤的现实状况,及其在治理腐败中的重大作用展开探讨。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中国要想彻底治理腐败,跳出历史周期律的魔咒,就必须建全以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为执政基础、以人民当家做主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为保证,以依法治国为手段的三重防腐堤。【老君与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汉君民间网络智库 ( 冀ICP备14019323号

GMT+8, 2017-8-22 03:24 , Processed in 0.94114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